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门飞雪原创空间

我确定,今夜的梦是真的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主要工作从事专业制造,安装,维修和长期维护各种大中小型起重机械设备.承接全国各地业务.闲暇之余,喜欢看书听戏.为人正直,豪爽,热情,愿广交四海朋友.联系电话.手机号:13805381428固话0538----7448129

网易考拉推荐

戏曲舞台剧本<<玉扇坠>>第二场//原创文字  

2017-09-02 04:41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戏曲舞台剧本玉扇坠第二场//原创文字 - 西门飞雪 - 西门飞雪原创空间

 

{启}

笫二场

 

吴玉凤{内哭}     喂呀....

 

    {吴玉凤手挎竹蓝上。}

 

吴玉凤{唱}      吴玉凤出门来悲哀悲痛,思前情想往事好不伤情.自幼儿遭不幸亲娘下世,撇下了苦命人谁把俺疼?老爹爹他待俺心生怨气,要把我扔山林去喂虎虫。多亏着高堂上年迈祖母,可怜她拚一死保我得生。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养大,含千莘受万苦一十二冬.虽说是继母娘千般刁难,老祖母精心护倒也安生.我只说老祖母长命百岁,又谁知遭不测大祸又生.老祖母年高迈身染重病,请名医用名药终不见轻.十二月年关近身得疾病,来年春二月末命归阴灵.老祖母她一死去把天见,吴玉凤落进了火坑之中。继母娘每日里又打又骂,白天黑夜她把闲事来生。小妹妹与俺吃得是两样饭,她住在绣锦楼俺住柴棚。白日里俺盼得黑夜来到,黑夜里又盼那太阳早生。终日里身担惊心又害怕,怕只怕皮鞭打得俺全身疼。眼望着荒郊外泪珠滚滚,似这样苦日子何日才停?吴玉凤越想越悲痛,不由得伤心人大放悲声.第一声先哭我的老祖母,您把孩儿撇得好苦情.有您在还有我活命在,没有您叫孩儿怎逃生?第二声再哭我的生身母,哎!我的亲娘啊!埋怨声亲娘不该把儿生。既然把孩儿来生下,为什么撇下不把孩儿疼?恁把孩儿来撇下,挨打受骂恁可知情?倘若您泉下真有知,就应该把孩儿带进那鬼门中。吴玉凤只哭得悲哀悲痛,忽听见那旁有人声。莫不是继母娘来偷看俺?吓得玉凤不敢再高声。急忙忙把槐树林进,挖好野菜回家中。

     {吴玉凤低头挖菜。}

韩士林{内白}:来了

     {韩士林上。}

韩士林{唱}      韩士林我家住洛阳地,十字大街有家门.我的父在家把先生做,他教我读书作诗文.十年忍受寒窗苦,四书五经记在心.大比之年王开选,辞别双亲进京门.韩士林行走在荒郊外,只觉得口渴头发晕.强打精神抬头看,又只见前面一树林,有我生迈步槐树林进,

     {韩士林走进树林,抬头看见吴玉风。}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见一个小大姐在挖菜根.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大姐请来见礼。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还礼呀还礼.不知公子施礼为何?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我生韩士林,乃洛阳人氏.只因进京赶考走得匆忙,未备茶水干粮。来到这槐树林之内,是又渴又饿.请问大姐,此处可有清泉井眼,我也好打水解渴.
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清泉河流有倒是有的,只是这天寒水冷,难以饮用.公子还是喝热水的好呀.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热水?啊,大姐,你看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你叫我上那里去寻热水呀.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奴家出得门来带有热水一壶,公子不嫌就请饮用了吧。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如此多谢大姐。

      {韩士林接壶饮水。吴玉凤又拿出一块干粮。}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我这还有些干粮,你也吃了,好快些赶路吧。

      {韩士林接干粮在手,偷偷打量吴玉凤。}}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好一个善良的大姐呀。

韩士林{唱}      双手接过干粮团,韩士林这里偷把她观.观大姐虽然衣衫破,可遮不住她的好容颜。看年纪她不过十九岁,小说也小不过一十七年。一头青丝如墨染,齿白唇红酒窝全。观大姐一对杏子眼,两道鹅眉弯又弯。我看她长得真好看,不由得韩士林我喜心间。小大姐人好心也好,倒叫士林爱意添。韩士林我若能成婚配,也不枉大丈夫白活世间。韩士林主意定,尊声大姐听我言,我问你家乡居住在何地?这大冷天,为什么你一个人把野菜剜?
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哎!公子啊.韩公子他那里来问俺,不由得我奴暗惨然。问我的家来家不远,吴家村上大门朝南。老爹爹姓吴人称员外,做生意离家有一年.俺家下并无多儿和多女,只生下俺姊妹俩后母照管。吴金凤她本是我的小妹妹,吴玉凤前房的女就是俺。今日里奉了继母命,剜野菜来到槐树林前。韩公子你那里把俺问,我一一对你都说全。叫公子赶快赶路吧,也免得叫外人看见了成笑谈。
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又听大姐说一声,背过身来暗想情。我只说她一人来剜菜,却原来落在继母手中。心中不把别人恼,连把吴员外怨几声。同样是你的亲生女,为什么不一般去心疼。有朝一日得了笫,定打你八十板决不容情。开言大姐一声应,我生有话你听分明。
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 啊,大姐.如此说来是你那继母娘让你来挖野菜的?

吴玉凤{白}        正是。

韩士林{白}        这天寒地冻的,你那继母娘她好狠得心呀。

吴玉凤{白}        这。。。我奴受气惯了。

韩士林{白}        啊,大姐。我生有一言讲出,从与不从,大姐可别恼呀。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 公子有什么话就请讲吧。我不恼便是。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 真的不恼?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 真的不恼。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 果然不恼?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 果然不恼。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 大姐呀。
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学生我今年十九岁,在家未曾配婚姻。今日里与大姐巧相会,我愿与大姐定终身。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又听得公子说一声,羞得俺玉凤满面通红。我只当他说那一件,却原来说得这事情。低下头来暗心动,偷把公子观几成。观公子长得真好看,风度翩翩美少年。吴玉凤我若能成婚配,吃糠咽菜心也甜。这本是玉凤俺心里的话,女孩家说出来害羞惭。
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害羞惭来害羞惭,说与大姐听心间。韩士林我进京去赶考,三篇文章夺魁元。到那时凤冠霞帔你穿戴,继母娘再不敢出狂言。
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害羞惭来害羞惭,说与我奴听心间。公子进京去赶考,三篇文章夺魁元。到那时凤冠霞帔我穿戴,继母娘再不敢出狂言。出言公子一声唤,我奴有话听心间。这件事我。。。
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怎样呀?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我,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到底怎样呀?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我,我应下了。你有什么做证言?

      {韩士林跪地,}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这边跪下韩士林。

      {吴玉凤跪地}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吴玉凤我忙跪地边。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韩士林要娶你吴氏女。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吴玉凤要嫁士林男。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咱二人今天来明誓。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海枯石烂不变心田。

      {二人起身。}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随手取出一把扇,玉扇坠儿撕手间。我把扇坠交与你,什么东西交与俺?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用手接过玉坠扇,背过脸来暗惨然。浑身上下都找净,无有一物做证言。是是是来心明见,随手扯下半块衫,我把衣衫交与你,全当此物做证言。

      {吴玉凤落泪。}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用手接过半块衫,韩士林心里暗惨然。大姐生来多薄命,身上无有值钱珠。叫大姐你莫啼哭,士林有话你记住,在家下千难万难你等着我,中与不中我早回途。若不中我带你回洛阳地,若高中八拾轿我抬你进京都。咱二人一旁正攀话,
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又只见红日滚滚西山出。红日偏西天将黑,公子你还是快赶路。

韩士林{唱}        咱二人说不尽离别的话,

韩士林{白}        大姐保重。

       {韩士林一边回头招手一边下。}

吴玉凤{白}        公子保重。

吴玉凤{唱}        但愿得他名登金榜进仕途。

      {吴玉凤下。}


{落}

{完}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